輸入産品名稱直接搜索
2016经典av下载
“来啊,一起做学渣啊。” 近日,一篇名为《南京家长已疯》的网文刷屏,引发网友热议。 减负=制造学渣? 不写作业母慈子孝,一写作业鸡飞狗跳 而在如今的减负政策之下,“我没有作业”“我们从来不考试”“我不在课外补习”“我下午3点就放学回家”……当这些听起来很“母慈子孝”的生活状态,真实地发生在南京、发生在我们身边之时,不少家长却再也坐不住了。 毕竟,当中高考犹如利剑悬于每个家庭之上时,很难有家长不去关心孩子的成绩和分数。因为这些,在一定程度上与孩子的未来息息相关。 资料图:南京市后标营小学举行轮滑运动会。泱波 摄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,在很多家长眼中,减负减掉的不只是学生的压力,同样也减掉了学校和老师的压力。为了保住孩子的分数,这一部分压力自然只能平移到家长的肩上。但是有足够的能力和精力来辅导孩子学习的家长又有多少? 正基于此,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不少南京家长会认为“减负=制造学渣”,甚至对政策质疑的声音呈现出了“一边倒”之势。 减负政策屡引争议 在减负的洪流之下,“疯掉”的可能不仅仅是南京一地的家长。 征求意见稿共列出了33条重点举措,包括严控家庭作业总量和作业时间、加强竞赛管理、严禁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补课、严控校内考试次数、严禁发布考试成绩和排名等。 和南京类似,伴随这些政策一同落地的,还有家长质疑的声音。 资料图:某星期五下午三点,南京一初中门前有大量家长等待孩子放学。冷昊阳摄 家长焦虑如何缓解? 学者:改革教育评价体系或为关键 对此,教育学者熊丙奇在媒体上发布文章称,这样夸大负外部性进而对减负污名的说法,不过是拿应试教育的高压学习标准来衡量当前减负,也是教育焦虑的产物。从逻辑上讲,这根本就站不住脚。 他进一步解释称,从当前的教育生态看,个别地区纵容学校违规办学,如超前教学、提前教学、利用节假日补课,会劣币逐良币,带动整个地区的违规办学。 熊丙奇说,因此,南京此番严格减负值得肯定,但要持续下去,需要的是省级层面的一致行动,对那些不严格依法治教的地方教育部门,要依法追究责任,当所有地区都严格规范办学,当所有人都不用被拽入应考“军备竞赛”,家长的“公平焦虑”才能更好地缓解。 关于减负,你怎么看?
四川德阳母亲乱图片
淫图网址gzyunhe
焊管設備(點擊看大圖)

© 河北省高新技術企業,優秀的成套焊管生産線制造商   石家莊鐵能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[冀ICP備12001070號]

技術支持:中世互聯
网站地图